ta从小教我作画,廿十有多,一路跌跌撞撞,很多时候ta都想偷偷瞄一眼,感觉不对也会自己加上几笔,有时候加多了,我也索性不作了,ta就说我偷懒,我说这是你的画啊,ta说我根本不会作画,也做不好其他事,就是一坨屎,浪费了一番心机,这样做为我好,前面的路很清晰了,对于这样的人,我想说一句,关!你!屁!事! 你又不是我父亲!

就算窗前暴雨,某些地方总有阳光,在北京,在深圳,在我和你的心里。

xx,如果我说这是一杯毒药,你会喝下去吗?

医院里面除了护士妹妹,有什么是暖的

1 / 2

© song-jason | Powered by LOFTER